約書亞樂團-出發

 

 

但是一個兩個三個四個禮拜過去…..

我發現

我放爛~受影響的並不是他們

 

是擔當

我不想繼續害擔當

 

所以 我開始尋求幫助 他們不鳥我

好阿!我開始問其他人

我問惠珠怎麼辦

我問阿妙怎麼辦

我問梁課怎麼辦

 

我很謝謝他們 都願意告訴我該怎麼辦

我很謝謝他們 都願意聽我的問題

其實最謝謝惠珠

每次在跑店都會接到電話

不是咆嘯 就是哭得唏哩嘩啦

! 她認識我真的很倒楣XD

 

但是

並不是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

有很多看不慣的事牴觸了我的原則

我跟大的從共事到那時候 很少有共識

所以有大大小小的衝突

 

我也能經想過 反正他是老闆店也是他的

他想怎樣就怎樣阿

但是

難道

輔仁就要這樣烏龜漫步下去嗎

 

到最後我決定收手  你什麼都有意見

什麼都要管那你自己管

你自己想辦法把輔仁搞得跟延慶一樣

回義華

這樣可以了嗎?

 

然後 那情況還真無言

走不出輔仁 又滾不回義華

 

就這麼到了四月

就在午後 一個發飆過的午後

我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

我希望自己冷靜下來

我禱告

因為我真的每天都很煩很亂

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那時 我只能好好禱告 好好安靜下來

然後就有一個聲音在我心裡出現

 

 

辭職

 

 

我必須承認雖然我不時會在那邊唸

煩死了!不幹了啦!

但我心裡並沒有決定要辭職

一次也沒有 因為我還相信問題會解決的

 

然後

我傻眼

 

我想我應該是被氣到一個過頭 所以衝動的決定

 

但是一直有一個聲音告訴我辭職

越來越大聲 到最後簡直是在我的腦袋裡尖叫

大到我不能忽視

 

我為這件事禱告

我禱告

神阿 如果這是祢的意思

求你的旨意顯明 求你開路

 

只是那聲音突然沉默了

於是我開始不安 我必須為我的未來打算

我沒有斷掉工作1.2個月的本錢

我知道要等待

 

這時候蕭牧師跟師母來台灣

他們禱告 為我祝福 只是

那聲音持續沉默

而我跟大的關係日漸惡化

我開始急躁 等待的過程並不好受

 

然後過了幾個小時 小的打電話給我

講完電話後 心裡真是委屈到一個不行的地步

難道一年前的事要再上演一次嗎?

 

隔天 心情很糟的去上班

一整天心情都很糟糕

 

我對神生氣 我非常的憤怒

!!!還要我等到什麼時候?!  等到我發瘋嗎? 就快了!”

 

根本是靠意志力撐完一整天

下班後 東西拿一拿 直接走了

因為我一秒都不想再待在那裏

戴上口罩跟安全帽後我的眼淚開始狂飆

一路上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騎回家的

 

"神阿~我受傷了~我求求你帶我離開你一定要帶我離開

 

然後我就回家準備參加當天晚上的特會

心情還是很不好

正當我在煮晚餐的時候打給我

說有一個職缺 要我試試

 

 

當天晚上 我並沒有跟老師或者Melody站在一起

因為我一個人在後面哭得亂七八糟的

 

"嗚嗚嗚~對不起神~我錯怪你了~~~嗚嗚嗚嗚嗚

((這孩子真是沒耐性XDDD))

 

 

有了應證我開始預備離職

 

一個應證是不夠的 我再為這件事禱告

禱告完後我直接去找大的談

談離職

 

妙的哩

 

以前只要我一提離職他就在那邊囉哩叭唆個沒完

因為我給他的理由似乎都不是很能說服他

這次我給了他 他不能拒絕的理由

因為我要搬回屏東

 

當時我的確是那麼打算的

太累了! 這工作讓我的心裡太累了

我的教會也在屏東 我也喜歡屏東 我想回屏東

 

他說好~ 然後我就去後場整理倉庫

爆笑的是 他還找一個不重要的問題跑進來問我

我想….他是想看我有沒有哭吧

因為以前只要我一提離職我一定會很難過

 

我有難過嗎?

說真的!        

還有一種很爽的感覺XD

我沒有難過 我只有從神來的平安

還有一點小遺憾 那幾個一直都很努力學習的人

我並沒有教他們很多  ……有點對不起他們

 

提完離職隔天小的也找我談

我也順便跟他說我要離職的事

他也給我一些關於我個人的建議

雖然他對我的猜測或看法讓我頭上有好幾百條線

但算了!我知道他不了解我!

 

 

那天晚上聚會我超開心

蕭牧師說:我都沒看到有人辭職還這麼開心的

哈哈哈哈~當然要開心!!”

 

 

然後第二次的撞牆期來了

那個應徵的工作並沒有上 已經找到人了

 

但是經過上一次的教訓

我知道必須 再等待

在等待這幾天 我用經文禱告

沒有什麼比神的話更有用了

聖經是本應許之書 神會應許

 

一直到那個周末 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離開

 

 

現在嗎?才月初耶= =

哪有人上個月底提離職 隔月月初馬上閃人的

工作還沒有下落 錢怎麼辦?

 

神會開路  馬上離開!”

 

 

可是…………….

 

 

當我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

催逼就來了

 

大的又找我談

我感覺他似乎又想在我再得到一些什麼

他講的憤慨激昂似乎他很為我想似的

也許吧!也許他真的為我想

但是 他最後那一段話是 當天談話的最大敗筆

他居然在金錢上質疑我

 

!我真的很缺錢

但是我不會因為自己缺錢 就對不起我自己對不起我的上帝!

 

我辛苦了兩年 難道在你眼裡我只是這樣的人嗎?

兩年的的確不長  我就算沒有功勞我也有苦勞吧

你憑什麼質疑我? 你憑什麼汙衊我的人格

你憑什麼?!你有證據嗎?

把你那可笑的同情心 一副我是為你想的嘴臉收回去!

留到以後你自己失敗跌倒的時候再拿出來同情你自己吧!

 

那當下我雖然憤怒

但是我也很清楚的知道

那聲音是對的

我是該離開了

我告訴大的我做到這禮拜結束

我壓根沒想到那天就是禮拜五(無言)

而我休禮拜天 也就是說我……剩一天

 

隨後的特賣 我也無心特賣了

反正也沒人 講手機的講手機 聊天的聊天

很妙的一群人

回家後小的打電話給我說他間接得知我做到明天

我說對阿!

我也告訴小的他哥說了什麼鬼話

我也很直接告訴他 以後我不想再聽這這種言論

我離開你們團隊不表示我離開全家

這樣對我是有影響

傳言都是真的 因為人們從不質疑它的對錯

 

 

那天晚上我很難過

我哭到眼睛很痛 很痛很痛 都快張不開

然後另一個他就打電話來 說有一間店有缺人要我去試試看

我說我現在的狀況 很難出門

他問我怎麼了 我告訴他怎麼了

….應該說大家都很無奈

但也只能安慰我 想開一點或不要理他

 

 

然後禮拜六

很平靜的一天

異常平靜的一天

下班後我很平靜的收完我的行李”()

然後我帶著我的行李去找店長談

 

店長:你是加盟者嗎?

:不是~只是人家請的小員工

店長:~….(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好阿~(((OS:怎麼店長級的都那麼愛問問題(一隻烏鴉飛過去)

店長:因為每間店收入都不一樣.給管理者的薪水也不一樣

所以….你之前一個月領多少

:21000 ~我知道要重新開始 薪水沒……(被打斷)

店長(一副沒聽到我剛講什麼):!是喔~我們副店都23000

: …………(三隻烏鴉飛過去)

店長:那你以後月薪就21000起跳吧

:……………………………………….(5隻烏鴉飛過去)(((OS:這店長是頭殼壞掉嗎?

店長:那你甚麼時候可以上班

:我都可以阿

店長:你不先休假幾天.剛從一間店出來~不調適一下心情?

:不用啦!我很缺錢的….(汗顏)

店長:是喔!我也很缺錢(一臉哀怨)

:……………………………………………..(一群烏鴉飛過去)

店長:那明天8點上班吧

:ㄏㄚˊ(!)明天?!!

店長:妳不是缺錢?

:~沒事!哈哈~明天!!哈哈哈~明天(一陣傻笑)

 

然後我就完全沒有間斷的接了現在的工作

 

有沒有覺得很妙

整個過程還有這個店長

 

 

離開後 我傳了封訊息給寶珠姐

謝謝她 沒有她打好基礎我其實後面的東西都不可能學這麼快

 

 

不能接受我離開的事實還是要接受阿!

如果這離開 能讓我過得更開心的話

你們知道嗎?!

 

 

但是還有一個問題

我還是會常常想起他們的不好

雖然我知道 都已經離開了沒有必要再想

但是 還是會想到………..

我知道我其實對他們有很大的怨恨跟不原諒

 

我更清楚知道 我要是再不處理 就會變成苦毒

這很可能會抹煞掉我下半年的恩寵

會更快把我拖進另一個曠野

 

算了吧

真的算了吧!

就原諒他們 也原諒自己吧!

我在這當中也學習到很多東西

我也該謝謝他們打開這條路

 

祝福他們!

 

OK!

 

祝福你們!

祝福你們了解領導之道

祝福有更多有能之人幫助你們

祝福你們產業倍增

祝福你們

 

創作者介紹

絹寶˙murmur

絹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